顾客之声

顾客对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的体验感受



Maki Tsunoda

我们采访了Tsunoda女士,她向我们讲述了与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相遇的经历。同时我们还采访了她的丈夫,一直给予她精神支持的Noriaki Tsunoda先生。

我是从2013年开始接受特殊护理,当眉毛和睫毛开始脱落时,我很震惊。那时候开始担心,想象自己没有头发、眉毛和睫毛时的样子。我并没有想到化妆可以帮助修饰缺失的眉毛和睫毛。

第一次接触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是在一次公益活动中。当时工作人员给我化了妆,结果让我很惊讶。这次改变感觉就像施了魔法一样。他们还教我如何画眉毛和涂腮红。当接受一系列特殊护理之后,面部的肤色会逐渐变得暗沉,但他们建议我这个时候可以涂一些腮红,提升整个面部气色。

自己化妆的时候,我发现最困难的是画眉毛。在特殊护理过程中,有一段时间我的眉毛完全脱落了,在一根眉毛都没有的情况下很难画好眉型。起初我没有告诉身边的人我正在接受特殊护理,但有一天,我决定告诉他们这一切。当心理学家问我为什么决定告诉别人时,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的眉毛“又回来了”!一想到有了眉毛,和人打交道就会很自在。当把眉毛画得恰到好处时,我真得非常开心。

我喜欢化妆。尤其在需要外出的早晨,这让我感觉更平静、乐观和积极。化妆帮我重新找回了自己——虽然不是彻底的,但在很大程度上让我重获自信。我不再害怕出门,可以轻松外出,面对其他人。

在经历了一场变故后,我意识到生命是多么的珍贵,能够度过平常的日子是多么的幸福。我开始感恩很多东西。以前,我不是那种喜欢笑的人,但最近,我经常被最近认识的朋友说笑起来很可爱。现在,微笑似乎已成为我脸上的一个符号。

最近我比较喜欢打太极、练气功,在宜人的天气里散步,欣赏美丽的花朵,或者和丈夫外出用餐,品尝美味的食物。我想只有在我能够微笑的时候,我才能感到最真实的自己。

我们也和她的丈夫Noriaki Tsunoda先生进行了交谈。

以前我妻子比较居家,不是那种渴望在众人面前展现自我的人。不过现在,我觉得她已经有了在别人面前表达自己的自信,比如在一些聚会活动中。虽然可能有些夸张,但我觉得这次变故似乎是她生命的一个转折点。她对于外出变得更加积极和热情,比如去打太极和练气功。她告诉我,打太极拳真的能够让她保持积极的精神状态,她想继续练习下去。我认为化妆也是帮助她改善心情的一个关键因素。当她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,脸上是有光的,而且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。

*感谢受访者对此次活动的支持,是他们的善意促成了这次访谈。此文于2020年2月发布,我们借此机会向所有相关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

Takeshi Miyaji

我们采访了Takeshi Miyaji先生,他向我们讲述了自身经历、生活方式,
以及与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的相遇。

I suffered 90% burns over
my entire body
in a fire accident.

我的烧伤是在14年前的火灾事故中造成的。当时我正在做一个油炸的菜,在平底锅中倒了一些油后放在炉子上加热,然后我就离开了大概几分钟。突然间炉子着火了,跟着厨房也着了。为了防止火势蔓延,我试着移动油锅,没想到油溅了一身,随后便不省人事。恢复知觉之后,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注意到自己脸上严重烧伤,那种打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我觉得最接近的词可能就是绝望。

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太痛苦了,我甚至有时想,如果当时死在事故中也许情况会好很多。烧伤后变硬的皮肤组织叫疤痕组织,而疤痕组织增厚的部分被叫作增生性疤痕。这些肥厚的伤疤会变硬,让我的身体难以移动,会无法做扩胸动作,不能弯曲手指,全身又痛又痒。除了这些身体上的不适,还有回想起事故时精神上的折磨。

I became a different
person,
and I was terrified
to face other people.

我是通过机构的介绍才接触到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的。他们告诉我资生堂的彩妆产品可以修饰疤痕,并问我是否有兴趣尝试,于是一切从此开始了。

我之所以决定尝试化妆,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我害怕与人交往、接触。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,脸上和身上布满疤痕,害怕面对他人。这个满身伤痕的人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。我相信,人类都会对新的、不同的东西感到恐惧,害怕别人的想法。化妆让我变得更加积极,或者说它正以某种积极的方式影响着我。

My first makeup
experienceseriously?!

我第一次化妆时感到相当困惑。虽然伤疤会被隐藏,但看到自己化妆后的脸还是觉得很尴尬,心情非常复杂。这样做是否真的能减轻人们看到我时的不适?虽然我抱有一些怀疑,但也希望这样做可以真正改善我的外表。尽管我妈妈称赞了照片中我化妆后的样子,但我还是没有准备好接受家人对我的赞美,所以我说:“这是真的吗?“

我现在已经习惯化妆了。我想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工作人员,他们用我能理解的方式向我解释了为什么要化妆。当我化妆时,我会先画眉毛,然后在脸上涂粉底。因为我嘴唇左边有一块疤痕,那里不长胡子,所以我会画一点类似胡子的颜色。但是如果太厚的话就会变得黏黏的,所以我只涂了薄薄一层以达到自然的效果。我会在上班或参加亲戚的婚礼时化妆,平时出门就不化妆。当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的时候,我就会化妆。

I think Im grateful
for anything and
everything in my life.

我是个有点古怪的人,比起满足自己更希望看到别人开心。我的工作是修理电脑,当我成功地处理了一个特别复杂的问题时,我真得很高兴。当能够恢复丢失的照片数据文件时,我也特别开心。我经常收到客户的请求,他们说:“我智能手机上的所有照片数据都丢失了,你能帮我找回吗?里面有一些我孩子的照片。“当我努力恢复这些数据时,我会想象如果事情办成了他们会有多开心,那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。”

之所以决定与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活动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合作,比如接受这次采访,就是希望能帮助到一些人,如果我能够帮助其他像我一样遭受过烧伤或创伤的朋友,那就太好了。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,我曾经是一个排球运动员,不管比赛输了还是丢球,如果我没有尽力捡起球,坚强地站起来,我就会一直后悔。我想也许是这段经历影响到了我。就我而言,我必须从身体上没有任何健康皮肤的情况下重新开始,从这一点来说,假如我死于火灾可能会是一种解脱。然而,我并不会去纠结曾经可能会发生的事情。现在我开始感激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情,感恩生活中的一切。

*感谢受访者对此次活动的支持,是他们的善意促成了这次访谈。此文于2020年2月发布,我们借此机会向所有相关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


Yumi Sonoda

我们采访了Yumi Sonoda女士,她向我们讲述了自身的经历,以及与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的相遇。

I realized that
I had to accept myself.

大约13年前的一天早上,我正在打扫房间,突然,血开始从鼻子里滴出来,一直不停,接着从我的眼睛里也渗出血来。鼻子里的血来自一根动脉,导致大量出血,而且很难止住。我立刻去了医院,医生设法止住了血。但是由于失血过多,家人认为他们可能会失去我。

在进行特殊护理后,有段时间看到自己的脸逐渐改变,我变得越来越沮丧。但我知道,如果我自己感到沮丧,我的父母也会跟着伤心,我的女儿和儿子也会担心我 。因此我慢慢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我必须接受这样的自己并继续前进。

虽然我现在不那么在意自己的外表,但在过去,我曾强烈意识到自己想要躲避别人的目光。自从脸上留下疤痕,我每天都戴着口罩。有些人甚至认不出我,因为我遮住了脸。但有些时候,我也故意装作不认识,因为我不想向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。

我儿子也让我外出时戴上口罩,所以我去学校参加活动的时候从来没有摘下过口罩。在我儿子即将高中毕业的前一天,他邀请我去参加他社团的告别晚会。这意味着我必须摘掉口罩,因为晚会提供食物,但我的儿子跟我说,我不用戴口罩,这让我特别开心。我记得以前,他总会让我戴上口罩,因为他担心别人好奇的目光会让我感到不适,但现在,他告诉我不需要戴口罩,还高兴地把他的朋友介绍给我。

我女儿一直都很开朗并一直鼓励我。因为我的事情她放弃了自己的职业目标,这样她就可以帮忙打理家业。我经常因此而感到痛苦,但我的女儿一直在为我着想。家人就是我的力量之源。

I was amazed by
how much I could change.

我接触到资生堂生活品质提升彩妆(Shiseido Life Quality Makeup)是源于一次讲座。会议中工作人员安排了化妆演示环节,随后我参加了体验互动。以前我觉得化妆对我来说根本没用,所以就不化妆。然而,当我尝试用PF-COVER的化妆品时,我的脸看起来不一样了,我非常开心。这真的就像魔法一样。虽然不是完全回到以前的我,但我迎来了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我妈妈看到我化妆了很开心,她告诉我:“你化完妆看起来很漂亮,所以从现在开始,你应该每天都化妆。” 自从我开始化妆后,出门的时候变得更自信了。以前跟人说话总是觉得不自在,也许是因为化妆的关系,现在跟人交谈就轻松很多。

With makeup,
I can switch my mood.

平时我只涂粉底,但是一些特殊的场合,比如演讲之类,我会适当地化全妆。在这种情况下,遇见的人经常会问我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,遮瑕效果非常好。化妆时我最关心的是我的鼻子,因为那里有一个很深的疤痕,但只要简单地用刷子沿着疤痕涂上一点PF-COVER粉底霜,看起来就大不一样了。我还试着用粉底来修饰看起来有些红的皮肤。

我觉得唇线很难画,就会花时间很仔细地画。当嘴唇画得恰到好处时我就会非常开心。化好妆就感觉崭新的一天开始了。化妆改变了我的心情,让我重新振作起来,更有动力。我相信化妆让我变得比以前开朗许多。

Ordinary days
make me happy.

我的爱好是金属雕刻和制作玻璃制品,我经常会创作一些作品。虽然我主要做的是饰品,但是最近我做了一个小盘子,很受家人的喜欢。创作这些作品需要很长一段时间,所以我将工作过程分成几个部分,一次做一点。现在,我喜欢做任何事。我认为,能够过平常的日子本身就是一种乐趣。我在做饭或工作的时候很开心。和我外孙一起度过的时光是我最喜欢的时光。当我外孙搞恶作剧时,他会看着我的脸,给我一个顽皮的笑容,非常可爱。

*感谢受访者对此次活动的支持,是他们的善意促成了这次访谈。此文于2020年2月发布,我们借此机会向所有相关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
友情链接